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1892年10月9日,伊沃·安德里奇生于特拉夫尼克附近的多拉茨(时属奥匈帝国,现属波黑),年轻时曾参加爱国,后在南斯拉夫驻外使馆任职。二战后担任南斯拉夫文联主席。1975年3月13日,伊沃·安德里奇逝世于贝尔格莱德。

伊沃·安德里奇的代表作为“波斯尼亚三部曲”——《特拉夫尼克纪事》、《德里纳河大桥》和《小姐》,曾获1961年诺贝尔文学奖。

1892年10月9日,伊沃·安德里奇生于特拉夫尼克附近的多拉茨(当时属奥匈帝国统治,现属波黑)。两岁丧父,跟母亲一齐到了姑母家,在维舍格勒读小学。

13岁时,伊沃·安德里奇小学毕业,来到波斯尼亚的首府萨拉热窝上中学。安德里奇在萨拉热窝读完中学,并积极参加爱国。

1914年6月28日,普林西普在萨拉热窝刺杀了奥国王储斐迪南大公,从而触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伊沃·安德里奇是“青年波斯尼亚”一个文艺团体的负责人,又是普林西普的朋友,因而受到牵连,被奥地利当局逮捕入狱,后来又被流放到泽尼查附近的奥乌恰莱沃。到1917年才获得释放。

1918年,安德里奇担任了《南方文学》等刊物的编辑,发表了许多充满爱国主义激情的诗歌、散文和文学评论,出版了散文诗集《黑海之滨》及《动乱》。

1920年,他考进萨格勒布大学,后转往波兰的克拉科夫大学,最后于1923年毕业于奥地利的格拉茨大学,获得法学博士学位。

1921年至1941年,伊沃·安德里奇曾在南斯拉夫王国驻外使馆任职,先后在罗马、布加勒斯特、的里雅斯特、格拉茨、日内瓦、柏林等地担任过领事或大使。在任职期间他从未停止过文学活动。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伊沃·安德里奇拒绝同法西斯合作,不和帝国政府及外国占领者发生任何关系,独自隐居贝尔格莱德,专心致志进行文学创作。从1942年至1944年,完成了最为著名的三部长篇小说:《特拉夫尼克纪事》(1942)、《德里纳河上的桥》(1943)和《小姐》(1944),均于战后1945年出版。

1945年二战结束后,安德里奇曾任南斯拉夫科学艺术院通讯院士、联邦国民议会议员,并曾担任南斯拉夫文学家联合会主席多年。

安德里奇的祖国波斯尼亚的历史和整个南斯拉夫的历史一样,是备受外国侵略和压迫的历史。早在十四世纪波斯尼亚就受到奥斯曼土耳其入侵,被土耳其统治长达四百多年。经过几个世纪的风风雨雨,直到一九九一年十月才脱离南斯拉夫宣布独立。波斯尼亚人民在外国统治下的苦难和反抗外国统治的斗争成了安德里奇文学创作的主要题材。西方和苏联批评家认为,安德里奇的作品往往带有悲观主义色彩,其早期作品尤其如此。

安德里奇采用波斯尼亚历史事件、民间故事和传说,编织生动的情节,刻划不同阶层的波斯尼亚人,特别是无权无势的知识分子和小人物在错综复杂的社会际遇和历史发展中的命运。他认为,历史和显示有着密切的联系,历史人物的命运和现实生活中的人的命运是相似或相同的。至于民间传说或民间故事,往往本身就是历史。《关于总督的大象的传说》是安德里奇的代表作。在这个故事里,非常真实地反映了土耳其总督赛义德·阿里·杰拉对特拉夫尼克人民的残暴同志和特拉夫尼克人民反抗的历史。

在安德里奇的小说里,可以看到善与恶的斗争。虽然在波斯尼亚漫长的历史上,恶的势力猖獗,对善进行了无情的摧残和,河南建业但代表善的波斯尼亚人民从来没有屈服过,他们的反抗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安德里奇对善良的小人物的不幸遭遇满怀同情,往往因为看不到他们的出路而流露出悲观的情绪,发出低沉的叹息,但他相信善终究会战胜恶。安德里奇的小说有着十分丰富的情节和内涵,河南建业它们仿佛在读者面前展开了波斯尼亚社会生活的画卷,让人们既看到了它的历史,也看到了它的现实。

伊沃·安德里奇的代表作是被称为“波斯尼亚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德里纳河上的桥》(1945)。这部长篇小说以一座大桥为主线,通过一系列各自独立但又有内在联系的线世纪至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约450年间,波斯尼亚在奥斯曼帝国和奥匈帝国占领下所发

生的重大历史事件,反映了波斯尼亚各阶层人民在漫长的岁月中遭受占领者压迫的悲惨命运,以及为争取民族独立而进行的英勇不屈的斗争。“波斯尼亚三部曲”的另两部为长篇小说《特拉夫尼克纪事》(1945)和《萨拉热窝女人》(1945)。前者记述了拿破仑时代外国在波斯尼亚的特拉夫尼克城设立领事馆时期,欧洲三大强国、四种宗教之间你死我活的斗争,描绘了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帝国的兴衰以及土耳其苏丹谢里姆三世的统治和灭亡。后者描写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来自萨拉热窝的一位女士拉伊卡·拉达科维奇的一生,她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长篇小说《罪恶的庭院》是作者后期创作的一部重要作品。它虽然是一部历史小说,写的是一个无辜的正教修士陷入土耳其牢狱的不幸遭遇,实际上是整个人间和现实生活的象征,罪恶的牢院是一切时代的缩影。

伊沃·安德里奇的作品在客观展示人类历史的同时,融入了高度理性的观照和博大深沉的反思,以悲壮的情调反映了人类要求相互沟通、和解,并进而追求永恒价值的愿望,表达了用理性战胜荒谬,愿世界充满爱的强烈信念。伊沃·安德里奇的作品糅合了现代心理学的观点与《天方夜谭》的宿命论。他对人类怀着极大的关怀与热爱。他不曾从恐怖与暴力的面前退缩,因为在他看来,恐怖与暴力足以证明邪恶确实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伊沃·安德里奇拥有一系列高度独创性的写作主题:他在一张白纸上落笔,描述了一部这个世界的大事记。从巴尔干奴隶痛苦灵魂的深处,他对人们的良心发出了最哀愁的祈求。

安德里奇在小说里创造了一些非常感人的小人物的形象。例如《维列托沃人》里的米洛耶爷爷,面对土耳其人的威胁宁死不屈;《地毯》里的安德扎(娜娜)疾恶如仇、不贪图非分之物的品格;《情妇玛拉》里的仆人叶拉,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ndenair.com/,河南建业尽管“一生见过许多邪恶,看惯了疾病和死亡”,依然悉心照看不幸少女玛拉的善良心地,无疑是“黑暗王国的一线光明”。安德里奇笔下的小人物的命运往往是很悲惨的。特拉夫尼克一个贫苦的16岁少女玛拉,偶然被维利帕夏(帕夏:土耳其和中东某些国家奥斯曼帝国高级军政官员的称谓)看中,被迫做了他的情妇,从而毁了她短促的一生和生命。佃农西曼在土耳其帕夏撤走、奥地利政权初建的时候,以为时代变了,便想夺回他被地主夺去的土地,过上体面的生活,然而他的奋斗失败了,反而失去了一切,沦为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在《柴火》和《阿兔》中,作者把视角转向现实的题材,更加贴近现代生活。《柴火》的主人翁仍然是一个小人物,名叫伊勃罗,每天靠卖柴为生。在女儿和女婿参加游击队相继为国捐躯后,几乎为悲伤所压垮;但在这场战争已经结束,他得悉自己的亲人都是了不起的英雄时,深感自豪,重新恢复了做人的尊严。《阿兔》描写一个懦弱的知识分子由苦闷彷徨、悲观失望而走上爱国的道路,在反法西斯战斗中献身的故事。小说细腻地刻划人物的心理状态,读来真实感人。

《万恶的庭院》在写作上也颇有特色。它是通过叙述中的叙述来完成的。整个故事是由修道院的一位年轻教士回想别塔修士生前讲的故事来转述的。而关于恰米尔的身世,别塔修士又是在万恶的庭院里从难友哈伊姆那里听来的。这种层层转述,增添了整个故事的悬念,使小说更加生动感人。长篇小说《罪恶的庭院》虽有现实主义题旨,但许多地方成功地运用了意识流的表现手法。

“由于他(伊沃·安德里奇)作品中史诗般的力量——他藉著它在祖国的历史中追寻主题,并描绘人的命运”。——

“在那个动荡而残酷的年代,他用他手中的枪,参与了反抗奥匈帝国殖民统治的民族解放运动;他用他手中的笔,写下了塞尔维亚自己民族史诗性的篇章,让世界的人们认识了他,也认识了美丽而坚强的塞尔维亚。”——

在贝尔格莱德老城区,在如今旁边的绿地里,竖立着安德里奇晚年在大街上低头散步的青铜雕像。

2011年是伊沃·安德里奇获诺贝尔文学奖50周年,安德里奇去世时所在的塞尔维亚、出生时所在的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举办了一系列纪念活动。安德里奇度过童年的波黑城市维谢哥拉德,成为了纪念活动的中心地。此城的迈赫迈德·帕夏·索科洛维奇石桥,因安德里奇的小说名作《德里纳河上的桥》而举世闻名,亦申遗成功,入选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名录。

为纪念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伊沃·安德里奇,埃米尔·库斯图里卡于2011年6月28日在塞族共和国的维斯格拉德启动了一个建筑项目——安德里奇村(石头村)。

Comments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